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泰国新娘相亲网 > 正文

泰国新娘相亲网 余秀华、蒋方舟谈婚姻 《精神的壳》节目上线

2017-12-09 19:59:00作者:王冰阳 浏览次数:36369次
摘要:摘自泰国新娘相亲网林玲笑道:“朱总,你现在的会所,建造在整个风水格局之内,可是大大的吉祥啊!”“是我,你是谁?”左非白皱眉问道。“乔真大师!”

杨彩妮见状,便道:“我……我先出去了……”玉散人冷笑道:“你若要负隅顽抗,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啊啊啊啊……”

  余秀华、蒋方舟谈婚姻 《精神的壳》节目上线

  “相亲真的是一件太屈辱的事情了,独立的生命被单薄地放到两性市场上衡量,确实非常让人沮丧。”近日,网易蜗牛读书全新推出《精神的壳》系列视频节目,蒋方舟作为专访嘉宾,体验了一把模拟相亲,切实体会到了所谓“相亲市场”上带给年轻人的压抑。诗人余秀华也接受了这个系列节目的专访,在聊到中国女性的婚姻时表示“千万不能先把婚姻当成了自己的归宿”。网易蜗牛读书对两位女性作家的独家专访,再一次将女性的婚姻话题推到大众面前。  

  蒋方舟与余秀华,两位不同风格的女性作家,一个因少年成名而备受关注,一个因诚实大胆的创作而充满话题,她们因为文字成名,也因文字被打上各种标签。在网易蜗牛读书推出的《精神的壳》系列专访节目中,她们作为第一批接受专访的文化嘉宾,透过镜头分享了自己作为新知女性的精神世界。

  蒋方舟:应付平庸的生活才最磨损精神

  在模拟相亲体验中,蒋方舟把自己的条件写在一张纸上,站在那里。她没想到的是,真的有人前来抛出一个个直白的问题,比如“你的房子多大”、“房子买在哪里”、“有没有贷款”、“贷款多少年”等等。“过来过去的人都像买菜一样在挑选”蒋方舟顿时感到这些年轻的人格也被贬低了,“也像一张薄薄的纸”。

  蒋方舟说,婚姻是一场共同承担,承担共同的财富、债务、成长以及累积,同样也承担缺点、风险、各种变数。她坦言自己对于婚姻是没有那么大信心的,“不能说恐惧,但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

  身为一路备受瞩目的青年作家,她坦言“我其实不太愿意去写自己的个人经历,害怕自己写完个人经历之后就枯竭了,这一点其实我觉得最容易发生在女作家身上,很多女作家写完自己的恋爱结婚生娃之后就没什么好写的了,挺危险的。

  成长至今日,蒋方舟已经放弃了对各式各样标签绑架的反抗,包括小时候的“神童”,后来青春期的“少女作家”、“叛逆作家”,再到后来的“相亲作家”、“恨嫁作家”。

  她自认无法改变这些,唯一办法是跳脱出来,永远置身事外地看自己,有没有走在自己给自己制定的轨道上,有没有继续写作,有没有作品来证明自己的“未来大于过去”、“作品大于标签”。

  “应付平庸的生活,这种东西对精神的磨损才是更大的,”蒋方舟在《精神的壳》专访视频中说。

  余秀华:要勇敢去爱,也要有路可退

  诗人余秀华,是网易蜗牛读书和民谣与诗共同举办的“理想的下午”书店分享活动邀请到的第一位嘉宾。她走进书店分享了一场主题为《中国女人的婚姻》的讲座。在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人们看见了她真实的生活现场。而这次的专访视频中,余秀华站在了围城之外来审视婚姻的真相。

  “真正的归宿是不存在的。这么大一个地球,我们都只是一个过客,怎么能指望和自己同一物种的生物能成为自己的归宿呢?那些一出生就想嫁一个好男人的女人是可悲的,她来不及完善自己的生命结构就已经取消了让自己的生命丰盈起来的可能性。”她用力地一字一顿地说出来。

  但她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败经验而仇视婚姻,而是对婚姻有着清醒的认识。

  “喜欢没有错,结婚也没有错,但是千万不能先把婚姻当成了自己的归宿。我们可以爱,可以无私奉献,但是一定要在退的时候不能无路可退”。

  《精神的壳》系列专访,为精神世界加层壳

  从关注女性的精神世界到关注年轻人的阅读观,从精品书籍阅读到文化内容传播……短短不到一年时间,蜗牛读书作为网易旗下一款“黑马型”移动阅读产品,已经开始逐渐成为网易旗下的全新文化符号。

  《精神的壳》是网易蜗牛读书全新推出的原创文化深度视频类栏目,栏目名字取自网易蜗牛读书“蜗牛壳”的含义,通过不同领域文化人的分享,关注青年人的精神世界,为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加盖一层壳。

  目前,该栏目已拥有“智识者”、“新青年”、“自在人”三个方向,蒋方舟和余秀华从青年、女性、写作者等不同身份出发,通过各自的讲述与分享,为读者带来不一样的文化内容。据悉,后续还将陆续推出蒋勋、张大春等名家的“智识者”系列。

“左师兄,我查了很多关于御剑术的资料,但都是只言片语,或者都是作者自己的揣测,你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呢?”两个女孩儿只穿着透明的轻薄白纱,还有白色的丝袜,可以看到身材只是刚刚开始发育,两个小女孩皮肤雪白,毫无瑕疵,长相更是甜美,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挺翘的小鼻子,还有因为羞涩而抿起来的小嘴巴,就像是一对洋娃娃。温霞和白翔环顾四周,并没有人说话,不少中立者都是低下了头,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他们就算知道白沐尘有不轨之心,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冒头。

唐老笑道:“左师傅……我想把你那件五雷法印买过来,将你所布置的挂印飞虎局真正在唐老大礼堂实现了,让我的大礼堂也火一把,呵呵……”女记者叫做田燕,短发,娃娃脸。听闻左非白等人要追查布局的歹人,十分高兴,积极配合,因为这样,她就能参与到整个事件当中,到时候当然会写出第一手的大新闻。

碧婷有接连击败两人,呼吸已经有些散乱了,饱满的前胸微微起伏着,脸上也爬上了两朵红霞,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左非白一步步向前走,他可以感觉到,对面大阵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如同一面带着尖刀利刃的大盾,向自己压了过来。

左非白目光冷冷扫过那几个女人,她们被左非白一瞪,便不敢再出声了。左非白起身道:“耗子,你在非白居等着吧,我去送蜜蜜,等我回来以后,咱们再去洛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