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泰国驻华使馆网 > 正文

泰国驻华使馆网 贾樟柯:我的电影没离开过当下中国

2017-11-25 01:55:41作者:秦雨生 浏览次数:14317次
摘要:摘自泰国驻华使馆网左非白走到落地窗前,调整了一下站位,随后举起拿着抽纸的手,轻轻松开手指。钟离道:“这个叶孤,是个孤儿,可能这就是他名字的来历吧……”左非白道:“这里本来是个洞天福地,可以逢凶化吉,如果我是神医前辈,也会选择在此避难……只可惜,这三个死人头摆在洞口,完全犯了忌讳,甚至是某种邪法阵势,将整个福地的气势给扭转了过来,变成了大凶之局,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

正文第三百八十章不配当男人左非白隐瞒了真相,只是说自己遇到点儿事,警察抓错了人,扣了他三天,这会儿才被放了出来。左非白看了林玲一眼,意思就是在询问程天放,介不介意被林玲听到。

  参与拍摄金砖五国合拍片、举办平遥国际电影展,导演贾樟柯――

  “我的电影没离开过当下中国”(人物)

  今年,导演贾樟柯办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由他任监制,并作为唯一一位中国导演参与拍摄的金砖五国首部合拍片《时间去哪儿了》在全球上映了。

  第二件大事,他在家乡山西举办了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从前贾樟柯有个绰号――“贾科长”。他曾在书中写道,有一天他在北京一家卖盗版DVD的店里瞎逛,淘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正准备离开时,老板突然对他说:“有一个‘贾科长’的《站台》你要吗?”

  对他来说,那段故事意味着一个时代。而从1998年的《小武》到2017年的《时间去哪儿了》和平遥国际电影展,20年间的微妙变化,世人看在眼里。

  个人跟国家的文化理想是一致的

  金砖国家峰会今年在中国举行,贾樟柯担任了金砖五国首部合拍片《时间去哪儿了》的监制。人们很好奇,这篇“命题作文”为什么选他来做?他会怎么做?

  “《时间去哪儿了》不是命题作文,是同题作文。”贾樟柯认为,这部电影本身是艺术家们自主独立的创作,主题是5个导演一起头脑风暴出来的,而“时间去哪儿了”最能引发共鸣。至于为什么选择自己,贾樟柯表示,“一方面我自己过去的电影工作比较国际化,容易组织起创作团队,算是资源优势;另一方面,我这几年差不多以两年一部的节奏在拍片,确实还处在创作的活跃期。”

  有人说,近年来贾樟柯的形象也发生了改变。但他自己却认为,很多时候创作者个体的目标和整个国家大的目标是一致的。“我20年的电影工作,一直在强调文化对国家、民族的重要性,十九大报告也提到‘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说明我们个人跟国家的文化理想是一致的。”再比如文化自信,全社会已形成了共识,这是好事情,“在这个共识之下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我觉得跟自己的理想是顺应的,而不是违背的。”贾樟柯说,“我的电影没有离开过当下中国”。

  中国电影是时候建立起自己的评价体系了

  贾樟柯说,自己“一直想办一个以非西方商业电影为主的电影展。现在大家能看到的电影主要还是西方商业电影,在此之外,比如亚洲、南美、东欧等地的电影,观众不太能注意到。但是作为电影工作者,我知道这些地域的电影创作很活跃,成就也很高,几乎是世界电影最有活力的部分。”

  平遥国际电影展的诞生,让贾樟柯的愿景变为了现实。此次电影展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据估算,影展期间的观众有一半是本土观众,有一半是外地来的学生、电影爱好者等,上座率高达93%。“我们一直说中国电影要多样化、电影结构要优化、电影质量要提升,这要依赖的基础除了创作人员之外,更主要是观众。观众开始有多样的观影习惯,开始接触到好莱坞之外的更多元的电影之后,才能形成多样化的观影需求。”贾樟柯说,这种观众基础是创作和市场进步的最大动力。

  “过去我们每年只生产200部左右的影片,现在我们的产量大了许多,实际上从产业上来说是做强了,但我觉得产业的影响力应该转变为文化的影响力。中国电影作为世界电影的一部分,在各种国际电影节、影展中游走,接受着国际的评判。我们一直希望中国也能有一个非常有公信力、非常专业的平台,中国的观众、中国的影评人、中国的媒体能形成自己的评价体系,在全世界提出中国的观点。我觉得建立这个体系的时机现在成熟了。”贾樟柯说,平遥电影展的目的,就是搭建一个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电影、也让中国观众更多地了解非西方商业电影的平台,从而促进中国电影创作和观影需求的多样化。

  这两年,贾樟柯搬回老家汾阳生活。对40多岁的他来说,事业上、生活上已经到了承前启后的阶段。“从策展上,我就说平遥电影展要注重学术梳理,我们今年做了法国导演梅尔维尔的回顾展,明年可能会做别的导演。对前辈的电影作品和电影精神的梳理、继承,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因为我觉得文化是靠积累的,电影文化有个特点,就是人们求新,但是创新精神也都是从对传统的了解和掌握上来的。”贾樟柯的“启后”,就是多做一些帮助年轻导演的事,“过去我自己也是年轻人,什么资源都没有,什么影响力都没有,也帮助不了别人,现在有些经验有些资源了,能做一些帮助年轻人的事就做一些。”记者 刘 阳

因为田伯臻和左非白的师父左玄机已是数十年的莫逆之交,所以田伯臻几乎每年都会到龙虎山上清观做客几次,所以陈一涵当然认识左非白,而且年幼时每次来到上清观,都是和左非白玩耍,两人感情好得很。白翔点头道:“我记住了,哥。”左非白微微皱眉,随即笑道:“是了,可能还差一步。”

左非白笑了笑:“赶紧去找吧。”明半仙点了点头,从角落里拿出些绳子来,扔给洪浩。

唐晓嫣走后,唐书剑摇摇头道:“这丫头,总长不大,让诸位见笑了……左师傅,如果有机会,还请您替我多多管教她啊。”尘剑见了黎颖芝,涨红着一张脸。

“这……”左非白看到华婉秋和范霜霜殷切的目光,只得点头道:“好吧,我才疏学浅,能帮上一点儿忙就很满意了。”“这……”